山西大院新闻网-山西综合门户

 

 

0

 

官媒起底民进党"网军"谣言生产链:蔡英文变着法给钱

网络编辑 军事 2021-04-06 12:27:18 0 民进党 台湾 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编者的话:岛内许多观察人士注意到,台铁事件发生后,为降低此次事故对民进党的“伤害”,其豢养的“网军”已在网络上“带风向”试图脱责,发表诸如“你们只要敢指责我民进党官员,就是只想政治斗争”“小英这次是被迫背了一个黑锅”等言论。“此次事故让台湾人民同时见识到了民进党执政的无能和‘绿色网军’的强大战力。”前“立委”孙大千说。不仅是“太鲁阁号”列车事故,此前的“莱猪风波”“凤梨风波”“藻礁公投”等一系列在岛内掀起全社会讨论的话题都被民进党“网军”这只无形的“手”精准操控着。而当这只“手”将目标转向大陆或国际舆论场时,又往往伴随着无底线的造谣和抹黑。它到底是如何搅浑台湾网络舆论场的?

资料图:台铁脱轨事故现场资料图:台铁脱轨事故现场

歪曲事实,动作整齐划一,聚焦四大主题

“在岛内语境下的‘网军’,是指受雇于特定政治背景的个人或组织。他们有系统、有组织、使用假账号,在网络上进行政治攻防、刺探网络情报,并试图颠覆舆论、带动舆论风向。”台湾时评人、新党籍台北市议员侯汉廷日前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进党及其各外围组织都擅长使用“网军”。

“1450”是台湾人对民进党“网军”的戏称。2019年3月,台“农委会”的“2019年度加强农业讯息因应对策计划”被指控编列1450万元新台币预算,以每月4万元以上薪资招募人员在网络论坛等社交平台进行“讯息实时澄清”等工作。“这是拿台湾人民的纳税钱养网军”“是否只要不利于民进党当局的消息都会被归为‘假消息’”……岛内各界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1450=民进党网军”的说法也由此诞生。

熟悉台湾网络生态的人对下述场景应该不会陌生:配色刺眼、写有一行看上去像“字幕”的繁体字的图片,能在“只是堵蓝”等脸书“粉丝专页”上获得上千评论的互动。这样“物美价廉”的内容是如何出炉的?

台湾中时电子报称,民进党“立委”陈明文的女儿陈冠颖在其去年出版的《我的老板是“总统”:817万票的幕后小英雄》一书中提到一些细节,比如民进党当局文宣制作团队面试成员的一道考题是,“列举出柯文哲讲过好听的,却没有兑现的五个承诺”,以及选战期间,民进党团队的制图中心7分钟就能产出一张图。这本书的内容被岛内媒体讥讽为“自爆招募蟑螂网军攻击政敌”。

侯汉廷把这称为台湾的“唱图文化”——“照片加口号,不需要论述,只有情绪的好坏”。他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了这种操作的大致流程:“‘中央厨房’(指中枢机构)统一下令在某个议题上“带风向”(比如攻击国民党),作图团队快速制作图片,通过PTT、DCARD、Instagram等各大论坛、社交平台以及脸书粉丝专页的‘友好’公众人物(被称为“侧翼”)散发,借此获得大量转发,然后‘友好’媒体记者加以炒作,提升曝光度,并用假账号大量转发相关贴图到各新闻留言区。主要县市长、‘立委’的粉丝专页小编再跟风、制图、回复,达到快速传播目的。”

去年11月,台湾“时代力量”“立法院”党团总召邱显智曾制图曝光民进党当局“一条龙”的“网军”生产链。这张图片显示,上层进行“政策研拟”和舆情分析后,文字论述部分交给“侧翼网军”测试(舆情)或者“带风向”,这个环节的受众主要是年轻人;之后再通过网络意见领袖发文,配合名嘴政客的政论节目覆盖中年受众;图文制作则交给“中央厨房”,由“行政院”发言人办公室、民进党媒创中心、网络社群中心等下属“制图部队”同步供给“侧翼网军”和意见领袖,在社交平台进行扩散。

“民进党‘网军’很容易识别。”熟悉岛内舆论生态的台湾网红“寒国人”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归纳了民进党“网军”的特点:不分黑白,歪曲事实,煽动对大陆的恐惧和仇恨。“比如硬把‘九二共识’和‘一国两制’画等号,以及编造‘凤梨事件’是因为‘国民党把技术泄露给大陆,大陆有了技术自己种,才不再买台湾凤梨’的谣言,而那些没有分辨能力的台湾老百姓真的会相信。”

另一个特点是大肆“招安”意见领袖,实施动作整齐划一的舆论攻势。“寒国人”回忆说,2020年台湾选举前,社交平台突然有一批奇怪的“粉丝专页”传播耸人听闻的信息。而一些之前跟政治绝缘或者立场中立、甚至偏蓝的网红突然转向,转发这些信息,内容无外乎是攻击韩国瑜,或者把民进党做错的事情洗白。“例如网红‘馆长’陈之汉,之前立场偏蓝,但2019年突然转向绿营。更甚的是一些儿童节目的主持人也开始发表挺绿言论。当时我咨询过一些网络舆情公司,他们的看法很一致:韩国瑜要输了。”

“尝到‘甜头’的民进党当局已对使用‘网军’上瘾,加上利益关联方越来越多,‘网军’产业链越来越大,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地四处出击,不会收敛。”“国家安全管理的决策体系基础科学问题研究”课题组成员、武汉大学信息资源研究中心博士后李白杨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总结了民进党“网军”利用不实信息操弄舆论的四大主题:围攻国民党等竞争对手;操弄“社情民意”,强行向岛内灌输“台独”思想;抹黑大陆,塑造“被打压”的弱者形象,欺骗世界;在国际社会制造事端,“比如疫情期间攻击谭德塞,在泰国、缅甸、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事件中进行挑拨,针对大陆造谣,甚至直接介入美国大选的舆情,‘押宝’特朗普而围攻拜登。”

擅长利用“侧翼”

台湾“报导者”网站曾在2018年以“谁带风向:被金钱操弄的公共舆论战争”为题刊文称,在网络行销公司任职十多年的资深专案负责人“凯文”说,他所接订单的“源头”来自某政党的外围组织,该组织以一次数十万元新台币的经费作为“网军”的“后备金援”,先联系上平台与广告代理商,再一路往下找到行销公司负责执行。在委托过程中,每一段金流“必须切割得仔仔细细”,并在相互保持距离的状况下进行操作,以保护出资者不受任何被揭发的风险。文章说,岛内政党或政府通过“防火墙”切断了一切线索的追溯,让看似中立的“民意”自我喧腾。 

上述报道提到的“源头”是政党的外围组织,但如果再往上追溯,是否存在一个最顶端的“控制中枢”?实际上,媒体公开报道曾提及一些。亲绿的《自由时报》2020年5月20日称,民进党成立“网络社群中心”,由蔡英文连任竞选办公室发言人廖泰翔担任主任,曾成功操刀蔡英文网络社群的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鹤明领军督导。再比如2020年11月,媒体发现台“行政院”幕僚于公务时间在“立法院”议场制作“网军”图。

“网军”概念在台军方也很受青睐。《环球时报》记者检索发现,民进党智库“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国防政策谘询小组”早在2015年5月就发布过题为“2025年台湾军事防卫能量”的报告,其中提到要“即刻补强台军资讯作战能力”,以建立世界级网络攻防能量为目标;要在现有陆、海、空军之外,整合台军资讯、通信与电子相关的单位与能量,成立“第四军种”。

前述信息显示,民进党当局的“信息战”布局已在政党、行政以及军事层面全面展开。“但普通人要想找出哪个机构才是‘中枢’,无疑是雾里看花。”“寒国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如果单纯认为民进党有一个网军“控制中枢”,可能会掉进“陷阱”里,低估了民进党当局的操作能力。“‘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小英文教基金会’等谁是‘中枢’,很难说清,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机构都是收钱、发钱的,这些钱很大部分都用来培植‘网军’。”

“民进党很擅长利用‘侧翼’来走‘地方路线’。”“寒国人”说。相比于邱显智爆料图中对“侧翼”的定义,“寒国人”认为“侧翼”还包括“时代力量”“基进党”等绿营政党和外围基金会,而一旦有人当上“立委”,“极独”势力就会大把捐钱给他们。“比如罢免韩国瑜,当时他们搞的造势活动算下来要好几千万,韩国瑜肯定募不到,但是‘基进党’里跟我年纪差不多或者比我小的几名年轻人就可以募到。当大家问这些钱从哪来时,他们绝对不会告诉你,更不会有人查。”

“寒国人”对记者形容,可以将民进党理解为“一杆旗”,那些外围政党、基金会只需听指挥“就有饭吃”,不过他们之间也存在竞争,争的是如何更受民进党青睐。“至于资金来源,我认为民进党直接拨款、外围组织出资、挪用公共资金或者境外势力资助都有可能。”他补充道:“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民进党上台后屡次被‘邦交国’‘断交’,但‘外交经费’却比马英九时期没有‘断交’时还高,这怎么能不让人怀疑呢?”

媒体界更是被民进党网罗了“大半江山”。国民党文传会曾在2020年7月质疑,民进党当局为宣传自己,在4年时间里为媒体提供破百亿的标案,在45家媒体中,台湾公视、三立、民视3家亲绿媒体中标金额占一半。数据显示,纳入统计的标案共计113亿元新台币,公视中标金额近23亿元新台币,三立为17.6亿元新台币,民视为16.5亿元新台币,共超过57亿元新台币,而排在第4位的华视仅获得不到10亿元新台币。 

幽灵操盘公司“来去自如”

“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都有了,执行层面的事务则被民进党交给操盘的网络行销公司。侯汉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2016年民进党一上台,行政机关就给各部门一份“公关公司政治背景资料”,详细写明哪些公司背景偏蓝、哪些偏绿。

《环球时报》记者查询台湾“监察院”政治献金公开查阅平台发现,2019年,蔡英文的政治献金收入高达5.6亿元新台币,其中最大额的一笔支出项目为“Line社群系统互动技术服务、社群分析与顾问费第一期”,项目金额为750万元新台币,支出对象为“大橡科技有限公司”,其他支出对象不乏与民进党关系密切的“帮推公司”“凡工有限公司”等。

台湾前“立委”邱毅去年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从之前的“惟勤公关”“南风整合行销公司”到“深口袋行销公司”,此类公司每隔半年至一年时间就不再继续运营,形同幽灵。诡异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凡工公司”曾拿下新台币2784万元的订单,且“恰巧”在竞选期间成立,选举结束后解散。有台湾媒体曾爆料称,“帮推”“投石”两家公司承办过多个政府标案,获利近亿元,它们与民进党的关系十分密切,其幕后掌控者就是蔡英文的“文胆”林锦昌以及民进党文宣部门出身的李厚庆。

资金充足,撒钱自然非常“豪爽”。“寒国人”透露,他有朋友曾在网络行销公司工作,据了解,民进党的订单明显比国民党多好几倍,出手也更大方,相比之下,国民党的订单总显得经费不足。

“寒国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现在一些基层团体也会被民进党渗透,甚至在一些毫无政治色彩的活动上,经常有绿营的人士到处交换名片、上台讲话。“我曾经参加国民党的一个青年论坛,党主席江启臣也出席,但没有签名或者安检等措施。如果现场来了一个亲绿的人,江启臣的话很容易被揪住炒作。相比之下,民进党的防范非常严密,我曾经想去民进党党部借厕所都不让进。”

“民进党起家于媒体(美丽岛杂志社),骨子里就擅长操弄‘社情民意’。”李白杨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绿营早期的新媒体攻势主要服务于政党选举,蔡英文上台后,开始打造专门服务于民进党甚至蔡英文自己团队的“网军”,这既包括所谓“台军第四军种”的网络部队,也包括整合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民间“网军”力量。目前,民进党“网军”已壮大,实现了对岛内传媒渠道的全面控制,频繁制造网络事件,已成为蔡当局的“私家打手”。

 

0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shanxidayuan.com/zcjh/junshi/10338.html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关于山西大院新闻网

山西大院是公共的资讯平台,公开,绿色,守法,其主要目的服务于广大本地网民的综合门户网站,还拥有强大的本地公共服务导航一站式进入本地各大政府服务平台方便业务开展。

 

山西大院新闻网

Copyright ©山西大院新闻网

copyright protection: All articles, text, video, pictures, music sources and network reproduced non-original works, only for learning and communication, the content of the article information does not mean

that the network agrees with its views or is responsible for its authenticity, if there are any problems, please contact the webmaster for processing at the first time!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文章,文字,视频,图片,音乐来源与网络转载非原创作品,仅限于学习交流,对文章信息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存在任何问题,请第一时间联系站长处理!

E-mail: [email protected]